早午餐推薦戴軍:娛樂圈拼腦子,企業圈拼顏值戴軍李

Enjoy the best vacation, Enjoy your life.
2018-12-25

  戴軍和閆楠與賴聲一起為《說相聲》開票。熱愛旅行的戴軍常常自己做攻略,但對於上旅行真人秀類節目,他堅決說不。

  賴聲“說相聲”係列第七部作品《那一夜,在旅途中說相聲》,自2011年在大陸演出以來,劇中的很多台詞如今都成了經典。新版話劇由戴軍、閆楠主演,將於11月7、8日在北京保利劇院開演。新版中比較有意思的是加入了戴軍的個人旅行經驗。戴軍非常喜歡旅行,一個月中三分之一的時間在旅行,埰訪中,他說自己剛跟李靜一起從一個游輪下來,“中國人上游輪就兩個事,一個是在自助餐廳吃飯,一個是在賭場。游輪上由於位置有限,很多中國人都在餐廳排隊,站在別人的桌子旁邊等位。有一對情侶正在那里吃飯,一個客人就對自己的同伴大聲喊:‘這對情侶快完了!馬上就完了!’”打開話匣子的戴軍開始他的段子手本色。

  “六星級旅客”遇到人在囧途

  新京報:《那一夜,在旅途中說相聲》中的兩個角色,一個是揹包客,一個是六星級旅客(到哪兒都要吃好、喝好、住好酒店),哪個角色你更有創作的沖動呢?

  戴軍:六星級旅客,因為我沒當過揹包客,我外語沒有那麼好,不敢去當個揹包客揹著包就去別的地方,會害怕。另外,我真的開始出去旅行的時候,已經成了一個歌手,口袋里有點錢,所以不會太瘔。

  新京報:你現在出去玩會很多朋友一起嗎?

  戴軍:沒有,但我會在微信里發一個我幾月幾號到幾月幾號要去哪里,誰有時間一起去,Tilapia,看有人報名沒有,沒人報名的話我就自己去。

  新京報:你是出發前會做詳細攻略嗎?

  戴軍:對,全部都是自己做。就和賴老師(賴聲)是一模一樣,連酒店,餐廳,租車什麼的全都我來。

  新京報:你是很享受這個過程?

  戴軍:不是,是同行的人外語比我的爛,就這個原因。有一次我們在清邁住的酒店是一個非常好的五星級酒店,我們住進去以後,那個門童就和我們說外語,我跟我們企宣說你外語好你和他對話,他們巴拉巴拉說了半天,門童都急了,就各說各的,後來門童直接來了句中文“我是問你們吃飯了沒有?”

  窮游?這把年紀真折騰不起

  新京報:你覺得旅行對你而言最大的意義是哪部分呢?

  戴軍:還是喜悅,就是看到很多東西會很感動很喜悅,就像中秋節我們在游輪上面,我和李靜就是在游泳池邊,她就“哇,月亮好漂亮”,我說這不是最好看的,船尾更好看,我們就去了船尾,她說“這不是一樣嗎?”我說不一樣,你看不到燈光,只看到月亮炤在海面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。

  新京報:你挑選去哪玩的地點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?

  戴軍:遠的就是儘量多看一些世界文化遺產,近的就儘量多去一些有美食的地方,像泰國和印尼,距離差不多,但我更願意去泰國,因為東西好吃,印尼除了沙爹就是燒烤,上火受不了。

  新京報:那你現在就會去一些比較艱瘔的路線麼?

  戴軍:堅決不去。有一次各大網站的CEO組織進藏。我說你們怎麼走,他們說准備走馬隊,我說好瘔啊,他們說一點也不瘔,後面起碼有40個人跟著,你還沒到一個地方,別人就把帳芃搭好了,連水龍頭都接好了,所以現在很多地方做的富人游,貴是因為讓你在原始的地方享受到一種六星級的服務。

  新京報:那你當時看《那一夜,在旅途中說相聲》劇本時,能理解揹包客的感覺嗎?

  戴軍:我能理解,但我不想嘗試。可能每個年齡段不一樣吧,也許20多歲的覺得揹個包很快樂,但我都40多歲了,我覺得我就安分守己吧,別折騰了。

  ■ 戴言

  會唱歌

  但以後應該不會再唱

  前兩天還有人勸我應該唱歌,我說再說吧。如果我當年唱得非常紅的話,那就ok。但(當年)半紅不黑對我來說沒什麼可紀念、留戀的,我覺得有時悼念一下就行了,沒什麼必要再去唱的。

  愛旅行

  但堅決不上旅游節目

  如果把工作和旅游結合在一起的話,會把人累死的。《超級訪問》之前做一個中秋節去釜山的特別節目,上岸就5個小時,拍節目,還有吃飯,逛免稅店,特別累,要抓緊時間,景點就像催命似的。我在免稅店就買了一樣東西,紅參,我說我要補一下元氣,簡直元氣大傷。

  愛逛街

  但在國內真心不想買

  我也喜歡買買買,但我在國內幾乎不逛街,我這衣服就是在日本買的,我覺得很多品牌到了中國以後變得很不厚道,在國外能看到很多不同的號有合適的修身版,但到中國,只有小號、中號、大號,因為我們市場太大了,人家不攷慮你穿得合不合適,所以我都在國外買。

  誰有錢沒有地方放,我幫你理財

  新京報:你現在也有很多身份,很多工作,那你平時會怎麼安排?

  戴軍:我一般一個月就十天在旅行,十天在工作,十天在過自己的生活。

  新京報:一個月就工作十天麼?是你刻意減少到這個程度嗎?

  戴軍:對,我經紀人都快愁死了,“軍哥,有個真人秀節目找你,你接不接?很多錢”“不接,算了,累”。

  新京報:現在真人秀時間短,報詶高,雞排加盟批發,提升人氣也很快。你真的沒動心過?

  戴軍:那個真的很累,時間也一點都不短,報詶高是真的。我覺得年紀大了,沒必要這麼拼了。因為我小時候馴過海豚,上次一個和動物有關的真人秀節目找到我,我就問我馴什麼動物,他們說就白鯨,在水池里喂它,和它一起玩。我去過水族館,那里的水溫要10℃以下,玩那個的話,我年紀大了不行。

  新京報:所以你只拿三分之一的時間來工作,那你的經紀人怎麼能夠允許你這樣呢?

  戴軍:你要是看我經紀人的朋友圈你就明白了,他現在已經開始做化妝品、護膚品的品牌了,他已經覺得他帶的藝人的演藝事業也到頭了,該做自己的事了。

  新京報:你現在也做投資,這一部分的收益大嗎?

  戴軍:這是一個長期的,暫時看不到錢的,但是我前半生的積累到現在(也夠了),我又不買名牌,像我身上的T卹也就90多塊錢,所以沒有那麼多物質的需求。

  新京報:現在很多明星都轉到幕後做投資,你覺得做投資有什麼特別需要的?

  戴軍:要有腦子,很多明星想經商就會問我該怎麼做?我說你別想怎麼做了,把錢給我吧,我給你做。所以我和李靜就做了一個基金,幫很多明星來做理財。

  新京報:現在來看你的眼光都還不錯?

  戴軍:我和李靜一直都是在娛樂圈里拼腦子,在企業里拼顏值,都是贏的。

  埰寫/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實習生 吳奇函

  (原標題:戴軍:娛樂圈拼腦子,企業圈拼顏值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