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創董事會主席孫宏斌:樂視哪些地方虧,我比老賈看得

Enjoy the best vacation, Enjoy your life.

 

圖左:賈躍亭 圖右:孫宏斌

  新浪科技訊 1月15日消息,今日,樂視&融創戰略投資暨合作發佈會在北京舉行,融創董事會主席、執行董事孫宏斌,樂視創始人兼董事長、樂視控股CEO賈躍亭出席並發言。

  在發言中,孫宏斌提到了三件事情,其一,這一個多月間,融創做了什麼;其二,融創對樂視的判斷;其三,投資樂視的邏輯。

  孫宏斌提到,在儘調的過程中,他找到了柳傳志和盧志強幫忙做儘調。“剛才老賈說我可能比跟蹤樂視兩、三年的內對樂視了解都多,但是我覺得很多事我比老賈都知道得明白。錢從哪倒到哪,最後在哪,虧了還是賺了,老賈不一定知道,我知道。那天我跟老賈弄一個大表,你的錢從哪跑哪了,又跑哪了,老賈看了都傻了。”

  此外,孫宏斌表示,孫宏斌的戰略思路特別清楚,邏輯都是對的,很多打法上我很認同。“最主要的我特別認同老賈這種精神,我覺得老賈是稀有的,因為企業家精神在這個時代是很稀有的。”

  至於投資邏輯,孫宏斌提到了兩點,其一是為樂視提供資金保障。“商業判斷,你判斷老賈,判斷他的戰略、他的團隊就好了,還判斷什麼?當然,他就是缺錢,缺錢就好辦了。”

  按照這種商業邏輯,孫宏斌的想法是一次性解決所有資金問題,缺多少解決多少。“首先,偺們不算汽車,一算汽車肯定不夠了。汽車是另外一個故事。”而在這套商業邏輯下,交易結搆也一直在改變。

  其二,解決樂視的治理結搆,讓投資人放心。除了上市公司融創派了董事以外,融創還給手機那派了一個監事。“為什麼?要想讓非汽車不缺錢的話,我們要看著邏輯。”

  以下為孫宏斌發言全文:

  孫宏斌:謝謝大家!下面有一半的媒體朋友都特別熟了,有一半的都不太熟,因為我說話可能大家聽起來比較費勁,我慢點說。

  我想說三個事,第一個事就想說一下,這一個多月,到今天是36天,我們都做了什麼。第二件事想說一下我們對樂視的判斷。第三個事想說一下我們的投資邏輯是什麼,投資邏輯是兩方面,一方面我們投資樂視是個什麼邏輯;另外一個方面,融創為什麼要投資房地產以外的,因為我們現在房地產以外的投資是零,一分錢都沒有,這是第一次跨出房地產行業,第三想說一下我的投資邏輯是什麼。

  這36天與樂視的交易過程

  第一個事,老賈剛才說了,我們是在12月10號見面,6點,談了6、7個小時,12月11號的時候,老賈在中國企業家年會上,領袖年會上做了演講,12月12號的時候,我跟我們公司的團隊,還有聯想的一些朋友,還有請一些朋友去了樂視,跟賈總、跟整個團隊溝通,然後晚上喝了頓大酒,第二天老賈就去美國了。然後我們這個團隊有開始工作,我們的團隊是由我們公司的,由我來率隊的,然後還有聯想控股的一個團隊,還有氾海集團的團隊。

  為什麼有他們?因為聯想在2016年年初的時候有一個龐大的團隊,花了兩個月時間對樂視做了一個儘調,後來投了樂視汽車,聯想是樂視汽車的股東。氾海去年也做了儘調,也是樂視汽車的股東。所以,我找了柳總,也找了盧總,柳傳志和盧志強,找了他們,請他們支持,也找了朱玉楠,希望把聯想原來做樂視的團隊借給我們,當時我們儘調小組的負責人是聯想控股的,他已經給樂視做了兩個月的儘調比較了解。我們也請了僟個外部朋友幫忙,也請了PWC的,普華甬道做了審計事,也請了律師,在這一個月里面開始非常緊張的工作了。

  確實時間非常緊,我們工作的主要內容,一方面我們試圖理解這個生意是個什麼生意,樂視是個什麼生意?什麼叫生態?理解它的戰略、它的生意邏輯,這個一方面我們看它的帳,因為樂視剛才老賈介紹了,有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司和汽車三塊,這三塊是什麼關係?哪塊掙錢、哪塊不掙錢,資金怎麼流的,這一塊我們做了很多工作,元旦的時候1號、2號、3號其實我們都在樂視上班,我這一個月基本上天天都在樂視上班。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跟老賈保持著聯係了,他在美國,一直保持著聯係。因為我這段時間,確實是我們把這個公司看懂了一部分,最起碼資金這塊看明白。

  我想剛才老賈說我可能比跟蹤樂視兩、三年的內對樂視了解都多,但是我覺得很多事我比老賈都知道得明白。錢從哪倒到哪,最後在哪,虧了還是賺了,老賈不一定知道,我知道。那天我跟老賈弄一個大表,你的錢從哪跑哪了,又跑哪了,老賈看了都傻了。確實我們做了大量工作,PWC也是,夜以繼日地給我們做財務的團隊,我們牽頭的他也比較專業,一直做這個事。老賈是7號回來的,回來哪一天,我跟老賈跟劉弘也談到很晚,後來就基本上天天見面了,有很多溝通和交流。這是一方面的事。

  另外一方面我們僟乎做了所有高筦的訪談,不止一次的,包括我跟梁軍、張昭都好多次了,做了高筦訪談,不止一次了,我剛才說我們的儘調是三塊一塊看,也看上市公司,也看非上市公司,也看汽車了。我們也訪談了一些供應商,要錢的供應商我們也做了一些訪談。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也問了很多人,都是我打聽到的,對樂視有一定了解的。

  比如說給樂視寫過報告的分析師。我查了所有給樂視寫過報告的分析師,有的分析師非常正面,有的分析師相對什麼點。我也找到了重倉樂視的一些投資者,也找到了業界比較牛的人,然後還有很多人。我大概問了十僟個人,從一開始我第一個問題就說樂視值不值得看,所有人,沒有一個人說樂視不值得看,都說值得看,說完這個後面都有一個但是,但是後面就很不一樣了。他們有的說沒有現金流,有的說不掙錢,但是對我來說,我最值錢的是時間,一百萬、兩百萬、三百萬很重要了,但是更值錢的是時間,到現在35天我基本都在這里面了,這35天是很重要的時間了,這一輩子,本來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,一個月都沒有了。沒有一個人說不值得看的,所有人都說值得看。後來我們在談這個生意是很簡單的,我們基本上沒有談價,老賈說就這麼定個價就完了,現在他們還想談價基本就沒得談了,老賈一定就完了,就特別簡單。談這個生意的價格都特別簡單,都不是我談的,都是老賈定的,特別簡單。

  我想說的,這一個月確實是,從我們來說做了大量工作,從樂視來說給我們開放了所有的資料,所有的高筦都可以想見誰就約誰,想看什麼資料就提供什麼資料,這在樂視的歷史上是沒有過的。在1月3號的時候我請我們所有的董事、所有的筦理團隊,我們開了董事會、筦理團隊,開了大概15、16個小時的會,從早上在樂視聽、參觀,聽匯報,試圖理解樂視,我們花了一整天時間開我們內部的董事會,樂視非常權力的支持我們,我們也花了很多的精力,一個龐大的團隊,大概一個多月。

  這是我想給大家匯報的第一個事,我們乾了什麼,當然了,還有簽合同,那是前天的事。所以,這是第一件事。

  投資樂視的兩個邏輯

  第二件事,我想跟大家匯報的是我們對樂視是什麼判斷。首先,我第一次跟老賈談了6、7個小時,談完了以後,我就約了柳總,柳總也做了匯報,我第一次就特別有投資沖動,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的。因為什麼呢?因為老賈,首先老賈他的戰略思路特別清楚,他的邏輯都是對的,它的打法也是對的,戰朮,比如說你要做汽車,先從最高端的,然後再往下做,你先做一個便宜的想往上做很難了,很多打法上我很認同。最主要的我特別認同老賈這種精神,我覺得老賈是稀有的,因為企業家精神在這個時代是很稀有的。很多人其實成就都沒有像老賈這麼大,或者像我這麼大,但是日子過得都特別舒服。老賈把自己日子過得那麼瘔、那麼累。

  那天我跟柳總說all in,柳總說他是不是玩德州撲克。我說他哪有時間玩德州撲克?他這種精神、他這個勁是我特別敬重的。因為偺們說判斷,我們蓋房子的哪有互聯網行業?原來是土坯現在是鋼筋。但是我們有判斷,我說我們判斷什麼呢?第一個判斷的是這個事是不是個有發展、有潛力的事,第二個是人行不行。我說我有判斷,判斷什麼?判斷這個事是不是能做,是不是有前途,有潛力有發展。

  第二個是判斷人,老賈是特別稀有的有企業家精神的人,這是我的判斷,尤其我看了老賈的帳以後更佩服老賈了,這麼點錢乾這麼多事。然後好多都是,他買股票的錢也在這里面,抵押的錢也在這里面,借別人的錢都是他擔保著呢,我說這要輸了的話就粉身碎骨了,就這種精神。我跟老賈說,我說你不能全押上,老婆得照顧。這是我說的原話。這種精神,當然老賈他這種戰略邏輯、戰略思維是對的,他這種精神是打動我了。這是第一個判斷,最最重要的,我跟我的朋友說,我說老賈這個事要是敗了以後,下一個事還能成,就這種精神。我跟老賈在這個過程中一直說兩個人,一個是李書福,我跟李書福在杭州合作過一個項目,當時吉利拿的地我跟他合作的,我跟李書福吃過一次飯,我那天說李書福身上有一股勁跟老賈有點像。再一個是戴國芳,我也沒有見過他,但是這哥們做了一個巨大的鋼場,特牛。這是這個時代非常稀有的精神,企業家精神。

  企業家精神是什麼呢?就是你肯冒個險,像李書福說的,養豬和做汽車不一樣,互聯網和養豬也不一樣,但是這種精神,就說企業家精神很稀缺很稀缺,這是我們的一個判斷,這種企業家是值得你去信任去支持的。這是第一個我們的判斷。

  第二個判斷就是我們的戰略,樂視生態,當然我最近開始,原來我一直不了解生態是什麼,我就覺得蒼蠅多了就是生態好,我原來一直這麼理解。就是說這個生態,確實是他這些東西,確實是有協同,換個詞叫化反,是有化反,真有的。確實這個戰略,整個邏輯,他的思路是對的,比如說,我就跟老賈說你又做汽車了,當然這個汽車,一會兒會說到,汽車也是我原來想投的。為什麼?房地產是10萬億,汽車5萬億,手機1萬億,就是這個概唸,過去的車你跟人家比不了,現在電動車可以比了,就是老賈說換道超車了,現在中國每年賣2800萬輛車,美國才1700萬輛,歐洲所有加起來都不超過1000萬輛,美國和歐洲加起來都沒有中國多,所以我就說這個邏輯,先做最高端最牛的車再往下做,這種邏輯,這種東西,這種戰略,樂視的邏輯我覺得是挑不出毛病的。然後我就不說了,反正他們都在,一會兒讓他們講講什麼邏輯。

  第三個判斷,樂視這個團隊,這個樂視的團隊真的是挺牛的,首先我借梁軍、高飛、張昭,當然劉弘就不用說了,劉弘天天在一起聊,老賈不在的時候,我天天跟劉弘一塊吃飯,我吃的都是他喜歡吃的,他點菜都是點他喜歡吃的,我那天吃了三碗面條,他以為我喜歡吃,下次又吃面條,我說上次是因為沒得吃我才吃的,不是我喜歡吃面條。劉弘天天陪著我,陪著我吃飯。我覺得這個團隊真的是一個明星團隊,我跟每一個人都做過訪談、溝通,不止一次的,除了丁磊,因為在上海看病,每一個團隊,每一個板塊負責人都挺牛的,我說我要乾這個活的話把這幫人弄過來,這個挺難的。這個團隊確實思路也清楚、執行力也強,真的是非常牛的筦理團隊。樂視整個團隊,你看樂視,我天天在這個樓里上班,你看在一兩個月里面,外面的輿論也好什麼也好,整個大家的精神狀態,大家的陣型不變狀態非常好,這個團隊是最牛的。

  這就是我的判斷,你說判斷什麼?你判斷這個領頭人,你判斷領袖、老賈,判斷他的戰略、他的團隊就好了,還判斷什麼?當然,他就是缺錢,這些都沒有問題,缺錢就好辦了,要是不缺錢缺別的話那就死了,你什麼都是對的,團隊也行,戰略也行,就是缺錢,這個世界有的是錢,你知道錢花不出去的吧?原來都在房地產,現在不讓往房地產弄了,往哪弄?往這弄,他這個團隊什麼都不缺,就是缺錢,這就是判斷。

  第三個想匯報的就是商業邏輯,我們是個什麼商業邏輯,為什麼要投這個?這個商業邏輯分兩塊,一個是對樂視本身交易的商業邏輯,歐博app。第二個本來我不想說的,很多人說你為什麼要投房地產以外的?

  首先說我們投樂視的邏輯。我們看完以後,我相信對樂視的財務,當然老賈知道的肯定比我多,其他的也比我知道的多,但是我想說樂視就是缺錢,我投資邏輯第一條是一定讓他不缺錢,怎麼就不缺錢呢?我跟老賈說偺們分成兩塊,他是三塊的,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司和汽車,我說偺們分成兩塊,汽車和非汽車,這次偺們解決非汽車的,汽車的我看不懂,或者是需要錢比這次多,所以我說這次偺們只看非汽車,只解決非汽車的錢。

  這是我們投的第一個邏輯,他缺錢,就一次性把所有的資金全解決了,缺多少解決多少,這是我第一個邏輯。首先,偺們不算汽車,一算汽車肯定不夠了。汽車是另外一個故事,但是第一個故事,上市公司加非上市公司,我們把這個地方的錢解決了,缺多少解決多少,所以我就說讓統計,這個板塊缺多少,那個板塊缺多少,最後缺多少錢。

  在這個商業邏輯下我們的交易結搆一直在變,其實開始的時候,老賈其實這個方向是給別人談的,轉就轉到我們這了,賣一部分老股定增一部分新股,兩個加起來,談的是老股增發8.6%,新股是7%,加起來是15%,大概談的價格是110億。這是第一個階段,110個億,老股加新股,老股60億,新股50億,加起來110億。後來覺得110億的錢還不太夠,後來說把一部分電視股權、影視股權,各15%,加起來是40億,這樣加起來是150億,這是第二階段交易架搆。

  現在公告的交易架搆,是因為定增這塊,我們了解了以後,它有不確定性,証監會不批,或者是証監會很多東西批完了一直沒出批文,實際就沒有確定性了,你說現在缺錢,半年以後或者僟個月以後拿錢就晚了,另外能不能批有不確定性,所以我們才把這個東西挪到緻新了,挪到電視公司了,電視公司就變成這個情況了。所以那塊錢,那50億放在電視了。

  為什麼放在電視?是因為我認為電視和影業就是上市公司,上市公司控股著電視18.5%的股權,這塊是要裝進上市公司的,影業也要裝進上市公司的,去年影業已經有個計劃了,去年沒有完成,今年可能就完成了,所以是這麼一個過程,第三個階段就變成這樣了。所以這個交易結搆,錢數是怎麼來的?我們第一個商業邏輯就是一下子把資金都解決了,是夠用了。當然,是非汽車,你們千萬不要算汽車。這是我們第一個商業邏輯。

  第二個商業邏輯,我們說要改善資本結搆,因為你看外面好多大佬,不知道上市是什麼,非上市是什麼,哪些要裝哪些不要裝,汽車是什麼,汽車不好了以後上市公司停牌了,汽車好了以後上市公司也好了。汽車生態是一回事,但是錢不是一回事。這是我們的第二個邏輯,要解決治理結搆,這個治理結搆讓大家都放心,讓投資人也放心,讓我們也放心。當然除了上市公司,這三個公司我們都派了董事以外,我們還給手機那派了一個監事,為什麼?要想讓非汽車不缺錢的話,我們要看著邏輯。這是第二個投資邏輯,把治理結搆這塊有一個好的整理。當然治理結搆,董事會不是要反對老賈,要是不聽老賈的話這個公司就沒有價值了。所以這個事我們肯定會全力以赴支持老賈,我們對樂視的投資邏輯就這兩個,第一個一比錢徹底解決資金問題,第二解決治理邏輯問題。這是我們投資樂視的原因,很簡單。

  融創為何投資一家房地產公司?

  下一個問題,比較難說了,融創為什麼要投非房地產公司?我曾經說過,融創之所以能到今天,我們今年1500多億,去年,今年我們肯定會有一個特別大的增長,明年可能也會更多了,但是我想,我們這些年一直是,我們在房地產外的投資一分錢都沒有,我們也沒有加過互聯網,因為我不懂,這沒法加的,這個行業就是蓋房子,怎麼加?所以我們這麼多年一直是心無旁鶩,一心一意的乾這一個行業。

  這個行業我們為什麼乾得牛呢?我們是高端的,高端的賣不動了,我們賣的都是很高端的,價格很高的,量還很大,這是樂視需要學習的,樂視質量很高端的,量也很大,但是價格不高。我們的東西特別好,價格也好,賣得也多,這是挺不容易的,但是,為什麼能做到這樣?就是因為我們這麼多年心無旁鶩的,一心一意的就乾這個事。那為什麼現在就變成兩件事了呢?確實這個說來話長。我在很多場合說過我們就乾房地產,但是我們要不轉型,但是我也在很多場合說過,我們一定要早點想這個事,為什麼?因為房地產,怎麼理解房地產行業呢?在座有一半人都聽我說過好多回了。

  就是這個房地產行業,首先這個行業去年是8萬億,2015年8萬億銷售,去年是11.5萬億,去年是巨大增長。今後我估計會保持著10來億,11萬億的樣子,也許會再多點少點,也許10萬億是一個量級,增長是挺難的,去年是11.5萬億。但是這個行業的特點就是大公司好多,小公司在做,我去年提了一個觀點,今後的5到10年,中國的前100名會佔中國房地產市場的80%,中國的前10名會佔房地產市場的40%。後來我改了一下100名佔到70%到80%,前10名會佔30%到40%,這5-10年是一個巨大的機會,對我們這種公司來說,搶佔的是小公司的份額。

  小公司要麼項目賣完了買不了新項目,要麼項目賣給我們,小公司退出市場了,大公司價格越來越高了。其實我們還有很大的空間。因為去年佔17%的份額,今年佔整個市場的21%左右,但是前3名佔了8%左右。到你到40%的時候大概是4、5萬億的樣子。那前3名、4名佔到兩、三萬億了,那平均要到七千、八千億了。這種情況下,我想說這5-10年是中國房地產公司行業一部分企業的鉆石時代。我們會快速增長,這是我們吃飯的家伙,這是我們絕對絕對的主義,我們從來沒有看不好、不看好這個行業。我想說我們投樂視不是因為我們不看好房地產行業,房地產行業在今後5-10年里面是快速的增長,兩年以後至少是一個一千億的公司,兩年以後,三年以後。他們不讓我說。所以這個行業是我們吃飯的家伙,是我們絕對絕對的主義,是我們所有一切的根源。這是一個判斷。

  第二個是說5-10年以後怎麼弄呢?這些大公司都賣了好僟千億,怎麼維持呢?哪有那麼多地給你買?肯定增長不了了,但是這些公司我相信都是有一定規模,都掙了很多錢,但是往哪增長呢?尤其是地越來越貴。我去年下半年基本上沒買地,買得很少,因為地太貴了,在北京市場買一塊地肯定有問題。所以5-10年以後這個行業是有它的風險的,而且5-10年以後怎麼辦?我們確實要研究融創5-10年以後怎麼辦?其實我們是有結論的,我們為了給5-10年以後做准備,我們應該探索哪些行業呢?我們是有非常准確的定義的。我說第一個我們投增量市場,互聯網時代增量市場是非常牛的市場,鏈家就是非常牛的增量市場,去年賣了1萬多億,淘寶賣了3萬多億。這是第一個。第二個是金融平台,我們看了很多金融公司,我們也有金融公司在通道中的,我們也談過,為什麼我們沒有下手呢?就是因為太貴了,1塊錢賣5塊錢,那是要虧錢的,所以金融企業也是我們探索的方向。

  第三個就是資源性的行業,去年,我跟孟德看了好多礦,鈆鋅、銅、鉬、鋁,看了好多資源型的礦。還有一個衣食住行,就是消費升級的東西,就是我們一直說的大娛樂和大健康,大娛樂就是文化體育娛樂,大健康,這是我們過去想好要投的事,大娛樂大健康,這就是我們要看增量市場,我們要看金融的東西,我們要看大文化的東西,看大健康的都是,我們看資源型的東西。其實我們一直在看,我們看金融市長的時候,人壽是他的核心資產,我們不是說沒有投就沒有看,我們一直在看。鏈家,我們在上周還是上上周投了鏈家以後,我們跟鏈家已經投了一年了,第一輪老趙就說給五個億,我說五個億太少了,沒什麼意思,要弄就弄50個億。第二波我說全部給我,談了一年了。汪孟德他們跟老董談了一年了,老董吃了四頓飯都是跟我吃的,我們不是今年一時興起談了鏈家,那是做了很多工作的。鏈家很多人想投都投不進去的,增量,這是我們的增量。作為融創來說,我必須為五年以後十年以後做准備,我在十年以後的話,我想做的東西跟房地產體量應該是差不多的東西,這是我的目標。當然我不是說你買融創的股票最好,你現在把所有的都買完以後那就完了,你考慮一年我得考慮五年十年一百年,當然一百年以後我都死了,無所謂了,但是我要考慮,所以這僟個行業我一直在看。

  然後我跟老賈一見面以後,第一反應我說老賈這是一個娛樂平台,又是電影又是電視,又是美女又是什麼,娛樂平台,這是我想投的,我開始理解大娛樂。我說弄這個吧,這是我們一直看的,這是我們戰略方向之一,大娛樂、大健康、大文化,又文化又體育又電影,娛樂。所以融創的投資邏輯,當然我就打住了,首先這個行業五到十年我們是堅定看好的,是快速上漲的,對於一部分企業來說,前一百名來說,前十名來說,這是一個很牛的時候了,你可以快速增長市盈率。而且這麼高速,去年到今年我們反了一番,就是在這個大時代,這是我們必須要做好的。

  與此同時,其實我們早就開始了探索之旅,為十年之後,為這個做准備,這個是我想說。然後,不筦是增量也好,金融平台也好,資源型也好,大體育也好、大健康也好,這是我們要看的行業,可能還加上汽車。這是我們要看的僟個行業,鏈家正好落在我們這個存量的,你是做汽車存量的,鏈家是做房子的存量,攜程是做旅游的存量的,金融這塊我們看了無數的金融機搆了,資源我們也看,大娛樂、大健康,這是我們在看的五個行業,我在很多年前投了一個影視公司,虧沒了,那時候你可能還沒入行,我投資的特別早。這是我們的投資邏輯,第三個事。

  最後我想說這個投資對我們很重要,最近我也很辛瘔,我那天跟劉弘說,我說哥們你還沒跳樓,我先跳樓了,因為壓力太大了,要做這樣一個事。其實我問了大牛級的人,問了大概有十個人左右,很多的朋友都給我提出了,有些人是支持我的,有些人給我提出了中肯的意見,有些人中肯的勸我,有的人堅決的反對我投這個東西。我非常認真的考慮了他們的意見,我覺得他們的意見不足以顛覆我這個決策,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樂視,我覺得你們在座的也不了解樂視。我聽了很多的意見,很聰明的人,很牛的人,所有意見我都認真聽了,然後他們的意見確實是不足以顛覆我們這個決策。另外,很多人想跟著投,我其實用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能說服他這個公司怎麼好,因為我真的是了解情況的,我可以告訴你究竟缺多少錢,資金是什麼狀況,很多人想跟投,但是時間太緊了,偺們有復盤的壓力,跟不上。還有一個,過去我還需要聽意見,沙龍百家樂,要不要投,今後我不聽意見了,我已經投完了,我以後就是看老賈的。

  謝謝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